改造自己的左臂基因,改造自身基因将催生

如果说有种细胞可以无节制的生长,很多人会想到癌细胞,如果有人告诉你有人可以使正常细胞无节制的生长,你还会相信吗?

“他做的这个事情目前在技术上是不可行的。”合成生物技术公司Bluepha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张浩千博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,从报道中看,Zayner是将CRISPR注入肌肉进行肌肉细胞的基因编辑,但该蛋白质在人体组织中的扩散、吸收和功能执行,是基因编辑研究的热点和难点。

“而且,此前的研究表明,去除Zayner所说的这个蛋白质只是会使肌肉看起来增加,但力量并不会增强。”张浩千补充道。

Josiah
Zayner博士为了证明基因改造可以使人类拥有超强力量,他通过向左臂注射DIY基因疗法“CRISPR-Cas9”,并不是直接简单粗暴的改造基因链,而是通过生物酶对DNA进行定向改造,以此达到剔除抑制左臂肌肉生长的蛋白质的目的,就能使左臂无限生长,这样左臂就会拥有超强的力量。

“此前对受精卵的基因编辑是对单个细胞进行的,通过显微注射CRISPR就能完成,但对复杂组织的基因编辑则通常只能借助人工改造的病毒来实现。病毒介导的基因编辑在临床上的使用目前还非常谨慎。”张浩千说。

“绿巨人、金刚狼这些超级英雄要成为现实了吗”“双眼皮,高鼻梁……微整形要变微整基因了吗”“以后你能成为多‘好’的人,取决于你有多少钱”……记者随机采访的读者们脑洞大开。

不过有人替Josiah
Zayner博士担心,如果左臂无限生长,而身体还是原来的样子,那虚弱的身体能够承载将来比自己身体还粗壮的左臂吗?

据报道,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研究员Zayner自行设计了一套基因疗法,试图通过注射去除抑制自己左臂肌肉发育的蛋白质,获得超强臂力。有媒体称,这是全球首例正式公开的基因改造人案例。Zayner表示,他相信,随着基因工程技术的推广普及,人类将演变为新的物种。

特别声明: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,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,请与我们接洽。

图片 1

“而且,此前的研究表明,去除Zayner所说的这个蛋白质只是会使肌肉看起来增加,但力量并不会增强。”张浩千补充道。

“这是个很有趣的事情,让高大上的生物技术平民化了,但这个人的行为更多是在制造新闻,或者说是个噱头,而不是严谨的科学研究。”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员娄春波也认为。

36岁的科学家Josiah
Zayner博士是个基因改造狂,因其对基因改造的疯狂想法,导致他被老东家NASA除名。谁知被除名后的Josiah
Zayner博士对基因改造更加疯狂,他认为人类的发展被基因束缚,所以Josiah
Zayner博士要帮助人类改造自我,从而创造更加强大的人体。

“人类改造自身的源动力决定我们会走到根据需要改造基因那一步。”他分析,“但要真正造福人类并为大众接受还需解决很多科学和技术问题,尤其是伦理问题。”

相比于吃瓜群众的反应,科研人员们要淡定得多。“我觉得这个做法比较哗众取宠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生物领域研究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。

基因改变就相当于,在一座积木塔上换掉一个部件,这样做风险是很高,有可能一不小心积木塔就会崩塌。到时候要么死,要么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。如果成功了,那人类就会拥有超能力!

“绿巨人、金刚狼这些超级英雄要成为现实了吗”“双眼皮,高鼻梁……微整形要变微整基因了吗”“以后你能成为多‘好’的人,取决于你有多少钱”……记者随机采访的读者们脑洞大开。

36岁的Josiah Zayner近期搞出个大新闻。

图片 2

部分人为生物黑客们做的事情感到高兴,他们想象有一天,任何人都可以根据自身需求设计新生命体,来产生廉价的药物或清洁燃料。但很多学者感到担忧。他们担心,未经准许的业余生物学家,可能会释放出新的病原体或造成其他不可控风险。“这个群体大多在监管范围外,且对于他们的道德约束也不够强,因此这类研究的风险可能远高于正规科研。”娄春波认为。

正如娄春波所说,不少爱好者,包括不少科学家、工程师,和Zayner一样正在致力于让生物研究平民化。他们试图对生物技术进行标准化和模块化,以降低研发的门槛。他们希望对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物进行基因改造,以期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和环境条件。这群人就是近年来走进大众视野的“生物黑客”。

目前Josiah
Zayner博士的左手还没有任何反应,他预测要四到六个月才会有所成效,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

“以基因治疗为主的基因改造确实有很大潜力,但大家还是很担心副作用,它的安全性、风险等问题均还在研究中。”娄春波说。

正规的科研体系内有没有在做“超级人类”的研究?张浩千表示,目前还没听说过,“所谓‘超级人类’是个非常遥远的设想”。

图片 3

36岁的Josiah Zayner近期搞出个大新闻。

“他做的这个事情目前在技术上是不可行的。”合成生物技术公司Bluepha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张浩千博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,从报道中看,Zayner是将CRISPR(一种具有基因编辑功能的蛋白质)注入肌肉进行肌肉细胞的基因编辑,但该蛋白质在人体组织中的扩散、吸收和功能执行,是基因编辑研究的热点和难点。

Josiah
Zayner博士并不只是喊个口号或搞个理论,他直接将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,为了证明他的理论,这位基因狂人自己对自己下手。目前他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DNA改造人。

上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,目前的基因改造研究主要以疾病治疗为主。“如果我们能随心所欲地通过修改我们的基因改变形状,人类确实会在进化角度上成为一个新的物种。”他认为,现在关键不只是改造基因的技术问题,而是生命科学领域对于基因功能的研究还很初级,例如,每个人的基因组背景不一样,如何预测一个基因改变在不同基因组背景下的影响,等等。

上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,目前的基因改造研究主要以疾病治疗为主。“如果我们能随心所欲地通过修改我们的基因改变形状,人类确实会在进化角度上成为一个新的物种。”他认为,现在关键不只是改造基因的技术问题,而是生命科学领域对于基因功能的研究还很初级,例如,每个人的基因组背景不一样,如何预测一个基因改变在不同基因组背景下的影响,等等。

正规的科研体系内有没有在做“超级人类”的研究?张浩千表示,目前还没听说过,“所谓‘超级人类’是个非常遥远的设想”。

“以基因治疗为主的基因改造确实有很大潜力,但大家还是很担心副作用,它的安全性、风险等问题均还在研究中。”娄春波说。

正如娄春波所说,不少爱好者,包括不少科学家、工程师,和Zayner一样正在致力于让生物研究平民化。他们试图对生物技术进行标准化和模块化,以降低研发的门槛。他们希望对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物进行基因改造,以期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和环境条件。这群人就是近年来走进大众视野的“生物黑客”。

改造自身基因将催生“超级人类”? 专家:现阶段还属于“想多了”

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近日则将Zayner“DIY的基因疗法”列为“2017年七大失败技术”。

“此前对受精卵的基因编辑是对单个细胞进行的,通过显微注射CRISPR就能完成,但对复杂组织的基因编辑则通常只能借助人工改造的病毒来实现。病毒介导的基因编辑在临床上的使用目前还非常谨慎。”张浩千说。

Zayner预计,实验以后,他左臂肌肉细胞的DNA就会变化。不过他也承认,此前并没有进行过实验能证实这一点。对于其左臂肌肉发生变化的可能性,他表示“持怀疑态度”。

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近日则将Zayner“DIY的基因疗法”列为“2017年七大失败技术”。(科技日报北京1月3日电)

图片 4

Zayner预计,实验以后,他左臂肌肉细胞的DNA就会变化。不过他也承认,此前并没有进行过实验能证实这一点。对于其左臂肌肉发生变化的可能性,他表示“持怀疑态度”。

相比于吃瓜群众的反应,科研人员们要淡定得多。“我觉得这个做法比较哗众取宠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生物领域研究者告诉记者。

据报道,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研究员Zayner自行设计了一套基因疗法,试图通过注射去除抑制自己左臂肌肉发育的蛋白质,获得超强臂力。有媒体称,这是全球首例正式公开的基因改造人案例。Zayner表示,他相信,随着基因工程技术的推广普及,人类将演变为新的物种。

“这是个很有趣的事情,让高大上的生物技术平民化了,但这个人的行为更多是在制造新闻,或者说是个噱头,而不是严谨的科学研究。”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员娄春波也认为。

“人类改造自身的源动力决定我们会走到根据需要改造基因那一步。”他分析,“但要真正造福人类并为大众接受还需解决很多科学和技术问题,尤其是伦理问题。”

部分人为生物黑客们做的事情感到高兴,他们想象有一天,任何人都可以根据自身需求设计新生命体,来产生廉价的药物或清洁燃料。但很多学者感到担忧。他们担心,未经准许的业余生物学家,可能会释放出新的病原体或造成其他不可控风险。“这个群体大多在监管范围外,且对于他们的道德约束也不够强,因此这类研究的风险可能远高于正规科研。”娄春波认为。

相关文章